在美建廠陷困局,富士康低估了製造業回流美國的難度

文章推薦指數: 80 %
投票人數:10人

據路透社早前報導指出,鴻海可能縮減LCD生產計劃甚至放棄該廠,而郭台銘的特別助理胡國輝稱,富士康仍在評估威斯康星州項目的方案。他指出,在人工費用相對較高的美國,製造先進電視顯示屏的成本非常高昂。就電視領域而言,我們在美國沒有立足之地,我們無法競爭。」

後來又有外媒報導,郭台銘助理在1月30日的時候曾接受過一次國外媒體的採訪,稱「富士康在美國威斯康辛州的建廠計劃可能要縮水,尤其是面板工廠,或將遭到擱置」。看起來富士康在美國建廠並不順利,有點進退兩難的意思。

但是有消息指出,在2月1日晚上,在美國總統川普曾找到郭台銘進行私下約談。約談之後,富士康卻及時的發布了一份聲明,並稱富士康在威斯康星州投資和創造就業的承諾沒有改變,會繼續推進在美國的面板工廠的建設計劃,並重新重申自己的承諾,即「期待擴大在美投資,繼續在當地擴招」。

而川普也在推特上頗為得意的說:「和我談完,富士康就傳出了好消息。」從這裡我們其實可以隱約看到,在美建廠的富士康如今正在表現出一種進退兩難與騎虎難下的心態。有業內人士一針見血指出,郭台銘如今確實想離開美國建廠,但現今美國卻不讓他走。

早在2017年,富士康就宣布投資100億美元在美國威斯康星州建設LCD工廠,當時被川普稱之為製造業就業回歸美國的典範。2018年6月,郭台銘在美國舉行了投資工廠的破土儀式,表示將為美國創造大約13000個工作崗位。

而川普也給富士康很大的減稅優惠,僅企業所得稅率從35%直接降至15%。此外還有特別優惠——只要郭台銘來建廠,未來15年將提供30億美元的稅收優惠,此外還有約7.64億美元的設廠公共開支補貼,和約1億美元的相關聯通道路興建費用,總共接近40億美元。

可以說,川普給了富士康相對優渥的投資條件與市場環境。川普一直標榜要重振美國製造業,希望引入富士康這樣的製造業巨鱷來開個好頭,帶動越來越多的製造業回歸美國,但對於富士康來說,帶頭去重振美國製造業,任務還是艱難了些。

一方面,美國製造業環境不好,美國工人的薪資要求遠遠高於國內,有數據顯示在美國,普通工人薪水是中國的6倍。物以稀為貴,在美國,除了工人薪資高之外,其他的生產設備、元器件成本也頗為高昂,據路透援引富士康發言人Louis Woo的話成,在美生產尖端電視顯示器成本過於高昂是可能縮小規模或者暫時擱置的重要原因。

另一方面,熟練的技術工人,在美國也不好找,富士康在該州的招工數量也沒有達成目標,有些優惠政策也被收回。根據台灣《世界時報》曾經指出,郭台銘在台灣鴻海集團一場集會上,主動提起與川普通話,重申集團絕不放棄在威斯康星州製造,但也向川普說,自川普上任後,經濟改善、失業率大幅下降,因此根本找不到員工,甚至不得已需要採用退伍軍人背景的員工。

據媒體透露,鴻海計劃在未來18個月,建造包括LCD面板模塊後段封裝廠、高精密模塊成型廠、系統整合組裝廠、研究發展中心等;集團仍將持續投資美國優秀人才,在美國和威州建構AI、8K、5G生態系統。

因此,綜上可知,對於富士康來說,赴美建廠面臨的麻煩是,包括大量熟練的產業工人與原材料零件生產配套設施的缺失,也沒有完善的上游供應鏈產業集群。聘請大量熟練的產業工人需要花費時間,這些令成本大幅上升。早些年德國《世界報》就稱,美國在不到20年里,工廠消失近1/4。美國著名專欄作家、《世界是平的》的作者弗里德曼曾表示,美國現在是一個小鎮有200家初創企業,每家雇50人的模式,傳統的「美國製造」大廠很難再回來了。

製造業配套設施的消失意味著它的面臨的利潤與市場遠不能與中國相比,總的來說,郭台銘事前應該就非常清楚,去美國建廠,本身就不是一項划算的買賣,因為以它的核心業務——智慧型手機製造、LCD面板等業務來說,整個製造業產業鏈都在中國,盲目搬到美國建廠,本身是違背市場規律與商業邏輯的。

因為在現代經濟中,產業聚集決定著製造業的地位,如果在美國缺乏一個一體化的產業關聯的製造業集群,它要平地起高樓難度非常之大。有業內人士指出:「現在富士康與其在美國生產LCD面板,不如在中國和日本生產然後運往墨西哥進行最終組裝,再將成品進口到美國,這樣利潤會更高。」現實情況是,川普需要郭台銘來粉飾他的政績,而郭台銘其實並不特別需要美國市場。

另一方面,郭台銘選擇去美國建廠,也沒有清晰的認識到美國的製造業國情,過去40年里,美國工業就業規模急劇下降。所以,多年來,美國一直在喊的口號是,要讓製造業回流,富士康在製造業領域有它雄厚的基礎與實力,但還是低估了在美建廠的難度,因為美國的問題是人力成本高,製造業產業集群規模不如中國,自動化程度較高,熟練技術工人少,製造業崗位與就業人數越來越少。在今天,讓美國人重回流水線,像中國、越南、東南亞等國的藍領那樣工作,是比較困難的。

但富士康做出在美建廠的決策,有它自身的難言之隱、無奈以及小心思,這種無奈包括川普過去一直以來都在對蘋果施壓,要求蘋果將工廠搬回美國。迫於壓力,過去蘋果公司曾經向 「富士康」和碩聯合科技提出了將所有的亞洲生產線全線撤回美國的這一想法,當時許多供應商並沒有響應,而和碩科技就拒絕這一提議。而富士康之所以響應,背後的小心思或許是,它需要緊緊抱著蘋果的大腿,為其分擔壓力,才能從蘋果手裡贏得未來更多的訂單。

另外,響應川普新政府的製造業回歸號召,讓利一部分,可以獲取川普新政府的對製造業的政策紅利、尋找產業布局的新方向,讓製造業融入美國市場對其國際競爭力提升以及吸納更優秀的技術與人才也有莫大好處,畢竟,儘管美國製造業本身在衰落,但在技術研發與積累以及產業鏈話語權層面,一直處於頂端,富士康要成為一家具備上下游連接能力的超級巨頭,需要站在美國製造與技術研發積累的基礎上完成蛻變。

而由於本身的製造業基因,富士康大多數員工長期以來都是產品線上的螺絲釘,很少參與上游的研發。富士康在美國儘管面臨著熟練技術工人的難題,但也有機會吸納到更尖端的科技人才,參與到美國製造業的上游研發環節之中,驅動整體創新力的提升。

因此,對於富士康自身來說,去美國建廠其實也是有完成產業升級尋求轉型的意味,有助於打破富士康代工廠的品牌標籤。況且出口轉內銷,不僅能大幅提升富士康的品牌溢價,也能提升其產品的價格與利潤,富士康還可以藉助其在美國製造業領域的布局在國際上打造其品牌知名度與影響力。

但是,對於富士康來說,儘管在美建廠,可以在未來幾年獲得當地地方、州和聯邦三級政府提供的稅收優惠,當前的難題是,如果本身製造業成熟土壤與配套設施以及相關熟練技工的缺失,一切從0開始,成本投入可能是個無底洞,投資回報率現在依然是未知之數。

這也是為何富士康在美國所建立的工廠並不是之前承諾的10.5代LCD製造工廠,而是規模較小的第6代的LCD工廠,因為美國缺乏生產液晶面板的原材料,在美國本土的企業沒有生產這麼大的基建玻璃,這種10.5代線液晶面板的產能基本聚集在中日韓等地,美國本土的企業並不生產這麼大的基本玻璃。這是富士康的難題所在。

富士康如果要履行承諾,有兩種辦法,其一是去只能去中國或者其他國家進口10.5代線的基板玻璃,其二是在當地投資一家基本玻璃廠來生產,但這種配套的投資投入成本可能會遠超富士康預期。

這也因此導致了富士康的反覆,也是威斯康辛州的當地人越來越懷疑鴻海是否能夠履行其招聘承諾的重要原因。

但當前或許另一個讓郭台銘更糾結的問題在於中美貿易問題,導致其處境尷尬,因為富士康的大部分製造業業務在中國,過去一直是向美國銷售產品,如今在美國建廠承諾創造就業機會,承諾已經給出,要收回很難,郭台銘身處其中,面臨著雙方的壓力。有業內人士指出,鴻海解困,其實有待中美貿易局勢的好轉。

富士康當初在美國的投資計劃,曾被視為拯救美國製造業的白衣騎士,之所以說騎士,是因為以盈利為目的的企業,本身是要算經濟帳的,但在富士康這裡,也有順水人情的意味。國外就曾有研究機構分析師清晰的指出:富士康在試圖規避來自美國政府日益增加的壓力,是一種權宜之計。

但如今的國際環境與美國製造業國情將其架到了騎虎難下的境地。在美建廠計劃,從過去到現在,可以看到郭台銘一直處於被動局面,一直被推著走,如何掌控主動權,化解當前的尷尬,是擺在郭台銘面前的一道難題。

作者:王新喜 TMT資深評論人

Source: 華爾街頭條


請為這篇文章評分?


相關文章 

富士康美國建廠敲定:100億美元建LCD廠

7月27日消息,據外媒報導,為蘋果和其他科技公司製造電子產品的台灣製造商富士康公司即將進軍美國製造業,該公司宣布將在威斯康星州投資100億美元建立生產LCD面板的新工廠。威斯康星州州長斯科特·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