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要求台積電到美國開新工廠,他在害怕什麼?

文章推薦指數: 80 %
投票人數:10人

◆搬一家工廠容易,搬全產業鏈很難。


正解局出品


美國疫情形勢還十分嚴重,不過,川普卻關心起另外一件事。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川普最近要求台積電趕快到美國設廠。


疫情當前,川普為什麼突然操心起這件事?


01

川普關心的是晶片


台積電,可能很多朋友還不了解,我們先展開幾句。


台積電是指「台灣積體電路製造股份有限公司」(英文簡稱TSMC),1987年成立,總部在台灣的新竹市科學園。


台積電的主要業務是,生產由客戶所設計的晶片,它自己不設計、生產或銷售自有品牌產品,確保不與客戶直接競爭。


台積電生產的晶片涵蓋計算機、通訊、消費、工業等幾乎所有能用到晶片的領域。大客戶遍布全球,比如蘋果、華為、谷歌、高通和英特爾等等。


連美國的F35戰機上的軍用晶片,都是台積電生產的。



現在,台積電是全世界最大的專業集成電路製造服務公司,在2018年,就以261種製程技術,為481個客戶生產10436種不同產品。


公司在台灣地區設有3座12吋超大晶圓廠、4座8吋晶圓廠、1座6吋晶圓廠。


在大陸,台積電南京公司設有12吋晶圓廠。


不要覺得生產製造就low,可以說,台積電是目前全球晶片產業鏈中,很重要的一環。


台積電是全球目前僅有的3家有能力生產速度最快、最尖端晶片的公司之一(其他兩家是美國英特爾、韓國三星)。


而台積電2019年全球市場份額占比高達52%。


表現在資本市場就是,台積電市值超過2700億美元,比英特爾2500多億還要高。


台積電的技術發展


02

台積電的長項,恰恰是美國的短板


其實,在中美發生貿易問題後,川普就一直希望台積電到美國新建工廠。


美國商務部、國防部一直都在和台積電進行協調。


這次疫情之後,川普只不過是加快了催促台積電的步伐。


用一些媒體的說法是,川普之所以這麼著急,是因為出於國家安全的考慮,希望能實現晶片自主可控。


2019年,全球晶片市場規模是4100多億美元,大概只相當於歐佩克國家石油貿易額的2/3。


但我們知道,現代經濟社會運轉不能沒有石油,同樣也不能沒有晶片。


小到小家電、手機,大到飛彈、太空梭,時時處處都離不開晶片。


簡單來說,晶片產業鏈主要可以分為三塊:


設計、製造、封裝和測試。


晶片產業鏈


我們一個環節一個環節來看。


先說晶片設計,這是美國的一個長項。


根據全球市場研究機構TrendForce的數據,全球前10的晶片設計公司,美國6家,台灣3家,英國1家。


而且,前3的博通、高通、英偉達都是美國企業,前7除了聯發科(台灣)也都是美國企業。


這從側面說明,美國在晶片設計能力方面是世界領先的。


順便插幾句,根據中國工程院倪光南院士的說法,在晶片設計方面,中國做得不錯。


比如,連續幾年登上世界第一寶座的「神威·太湖之光」超級計算機用的CPU(中央處理器)晶片,就是典型代表。


另外,像國產手機、電腦和伺服器用的CPU晶片性能也基本上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


在設計領域,我們最大的短板是,設計工具基本依賴幾家美國公司。



再說晶片製造。


說到製造,給人的印象好像沒什麼技術含量。


但在晶片領域卻不是這樣。


晶片製造工藝包括光刻、刻蝕、離子注入、薄膜生長、拋光、金屬化、擴散、氧化等等。


這些工藝需要200多種關鍵製造裝備,比如,光刻機、刻蝕機、清洗機等等。


晶片製造恰恰是我們目前的短板。


那全球市場呢?


我們先說其中主要搞代工的專門生產企業。


同樣來看數據。


這個領域美國雖然有企業進入前10,但是優勢就很不明顯。


反而是台灣、韓國才是領先力量。



當然,晶片產業還有一種模式叫作「IDM」,也就是從設計到製造,直到下游電子終端「一手包辦」。


比如,英特爾就是這樣的玩家。


如果說晶片產業美國有短板,那麼,很重要的一點就在製造環節。


一個例證就是,台積電60%的營收業績來自美國。


晶片封裝測試,技術含量沒那麼高,難度也沒那麼大,我們就不展開了。


03

去還是不去:富士康美國工廠也許就是前車之鑑


如果能引進台積電這樣的大塊頭擴大投資,當然能幫美國解決晶片的「卡脖子」問題。


不過,台積電還是保持模稜兩可的態度:目前尚無具體赴美設廠計劃。


還有傳聞說,台積電的徐國晉,會負責在美建廠工作。但徐最近也回應:沒有這回事。


說實話,現在這個環境,台積電的確有些兩難。


一方面,台灣始終在中國大陸和美國交鋒中處於被動地位。


這個時候,如果台積電去美國建廠,或者不去美國建廠,都可能會給人產生選邊站的印象。


雖然,美國的確是台積電最大的市場,但是近年來大陸市場增長也非常快。


台積電的生產製造能力是無與倫比的


而對台積電來說,到美國投資實在不是好選擇。


當年台積電為了應付美國,已經在美國投資了一家8吋晶圓廠WaferTech,但規模要小得多,只有1500多名員工(相比之下在台灣是4萬名)。


因為,台積電早就預料到,美國工廠效能要低很多。


但在美國的人力成本卻很高。


比如,在美國矽谷,跟製造有關的工程師,年薪要七八萬美元,軟體工程師起薪就要12萬美元。


而在台灣,台積電算是高薪公司,基層工程師年薪包括分紅划下來也不過四五萬美元(大陸南京工廠招聘的大部分崗位年薪在20萬人民幣左右,也就是兩三萬美元)。


這樣一看,人力成本一項可能就要翻番。


更有人提出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台積電到美國投資設廠,設備半夜出問題,美國工程師可能隨時待命,隨叫隨到嗎?


實際上,台灣地區的企業早有前車之鑑。


川普走馬上任後,富士康宣布在美國威斯康星州投資100億美元建工廠,創造直接就業崗位1.3萬個,間接和衍生就業崗位2.2萬個以及建設就業崗位1萬個。


新工廠計劃占地186萬平方米,是五角大樓面積的3倍。


威斯康星州也承諾給予富士康為期15年,高達30億美元的財政補貼。


當時川普參加奠基儀式,還誇讚富士康美國新工廠是「世界第八大奇蹟」。


項目計劃在2020年底前投產,但直到今天看到的還只有空空大樓。


計劃今年底投產的富士康美國工廠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我去年的分析:《艱難的再工業化:2年了,富士康在美國投資的百億工廠,才蓋起一棟房》。


原因千千萬,但歸根結底一條:全面去工業化後,美國已經缺乏相應的配套,回來一兩個項目根本玩不動。


富士康甚至考慮從中國大陸引進工程師到美國工廠。


搬一個工廠容易,搬全產業鏈很難。


04

我們一點啟示,對岸的兩個悲哀


川普急吼吼地要引進台積電,其實對我們來說,還是那句話,要始終明白:去工業化,悄無聲息,再工業化卻難上加難。


最近,也有不少產業鏈外遷的消息,但關鍵的一點還是,做好我們自己的事。


中國如果一直有良好的營商環境、優質的研發人才和產業工人隊伍,資本不傻,不會不來中國,而偏偏跑到其他地方去。


台積電南京廠2016年7月動土,僅花14個月就完成建廠,2018年10月量產,量產第一年就賺3億多人民幣


當然,這次對海峽對岸來說,難免有些尷尬。


據說,美國人要的是2nm項目,而台灣地區最新的工廠也是2nm。川普真夠狠,要挖走最新的技術。


還有一點就是,對岸這些年一直站隊美國,而這次美國之所以要台積電投資,有美國官員就透露:


台積電強大的先進位程實力,讓美國特別擔心對台灣的依賴。


對岸的死心塌地,卻仍然換不到美國人的信任。


正解局,一個有見識、有深度、有誠意的時勢財經大號。在這裡,穿透信息的迷霧,在這裡,發現真實的中國。局長是各種報告愛好者,收集了上千份各行業報告,關注正解局回復關鍵詞「行業」,可獲得多行業最新報告。


請為這篇文章評分?


相關文章 

華為的命脈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i看見)十幾年前,當任正非和幾名高管穿著花衣服,在美國的海灘上休閒時,怎麼也想不到,今天的華為會招來這麼多的口水。華為被封鎖事件帶來的衝擊破,正愈演愈烈,不少廠商迫於美國...

台積電:蘋果A系列晶片將有可能美國製造

川普的「讓美國再次偉大」政策,也許會對蘋果產業鏈的格局造成巨大影響。美國當選總統川普很早之前就提出讓蘋果在美國建工廠的口號,所以蘋果供應鏈也一直在評估搬遷工廠的可能性。作為蘋果最主要的零件供應商...

白宮正與英特爾台積電商討在美建廠

藍字關注我們美媒報導,川普政府正在與包括英特爾和台積電在內的晶片製造商商討在美國建廠的事宜。此舉這有助於美國減少對亞洲進口商品的依賴。美媒援引知情人士稱,一些官員也有意幫助三星電子擴展美國市場,...

張忠謀、任正非以及川普的1987

台積電越來越為中國大陸網友所熟識。與華為一樣,台積電是華人心目中的英雄。6月18日,台積電在上海舉行2019年技術研討會,首次對大陸媒體開放。這也是近十年來,台積電罕見地和大陸媒體交流。當時媒體...

台積電:掰彎微笑曲線

by 楊學成微笑曲線是宏碁集團創始人施振榮於1992年提出來的,大意是說製造是低附加值的環節,而研發和營銷才是高附加值的區域,這為製造業尤其是當時台灣製造業的未來轉型指明了方向。偏偏有人不信邪,...

地表最接近工業4.0!

稱霸全球半導體的台積電,首次對外公布其智能製造的獨門心法,《天下》獨家訪問台積電邁向智慧化的最高主管,看台積電如何把AI、機器學習導入晶片(晶圓)製造,不但生產速度領先對手,還能讓全球13座廠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