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放棄一切只為中國這件最痛的事,結果卻三起三落直至銷聲匿跡,最近他又現身做這件事……

文章推薦指數: 80 %
投票人數:10人

今天要介紹的這個人很特別。

首先,

他是一個美國人。

其次,

他放棄了台灣戶籍,

甚至敢公然和台灣當局對著幹,

更讓人想不通的是,

這個美國人還把美國的房子賣了,

舉家搬到中國內地,

其目的居然只是為了,

幫中國一件最痛的事!

然而他三次為中國,

卻連續三次都被迫離開,

最後,

他完全銷聲匿跡了……

而剛剛他又現身,

搞出了個大動作,

連倪光南都為他點讚!

他,就是張汝京

1948年,他出生於江蘇南京,

父親是國軍上校長官,

曾在重慶建了很多兵工廠,

為中國抗戰勝利做出過很大貢獻。

1949年,國民黨敗退台灣,

他也跟隨全家去了台灣。

到了台灣後,

父親成為一家冶金工廠廠長,

母親則是一名教師,父母都是基督徒,

所以他從小也是基督徒。

父母深深影響他的除了信仰,

還有就是對祖國大陸的情感。

母親從小就給他灌輸中國傳統文化,

讓他感到做中國人是很幸福的事,

教育他以後要報效祖國。

父親也常常望著大海對他說:

「水的那頭,是我們永遠的根。」

就這樣,祖國大陸,

那片父母最牽掛的土地,

也成了他最嚮往的地方!

他天資聰穎,打小就是個學霸,

長大後不負眾望,考上了,

素有「台灣第一學府」之稱的台灣大學。

22歲那年,他又跑到美國留學,

並獲得紐約州立大學工程科學碩士、

南衛理公會大學電子工程博士學位。

畢業後,出色的他,

立刻被紐約一家公司高薪聘請,

然而他絕非池中之物,

他需要更大更矚目的舞台施展拳腳。

1977年,29歲的他,

跳槽到了世界500強,

世界半導體公司前20強的,

美國德州儀器公司!

說到這裡,不得不提一個人,

當時的德州儀器全球資深副總裁是,

張忠謀,

張忠謀也來自台灣,當時已名震全球,

後來他回台灣創辦的台積電,

更是成為全球最大晶片代工商,

徹底改變了晶片行業,

他也被人們讚譽為:晶片大王。

讀張忠謀的故事點擊圖片

而張汝京,

當時在德儀和張忠謀的交集並不多,

直到後來張忠謀回台灣,

兩人之間也沒有發生多少故事。

當時的他可能萬萬沒想到,

未來,他會跟張忠謀爆發,

震驚科技界的「兩張」相爭,

張忠謀甚至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

當然,「兩張」相爭是後話,

我們繼續說回張汝京。

他在德儀幹了20年,成功主持了,

在美、日、新、意和台灣,

10座半導體工廠的建設與運營,

並取得了巨大的成果!

憑藉出色業績,

他成了公司不可或缺的頂樑柱,

帶領著超過4000人的研發團隊。

他被譽為:

全球半導體產業的「建廠高手」。

是華人在全球半導體界的傳奇!

可那時的中國的內地,

半導體行業並不樂觀,

改革開放後,

中國電子產業受到猛烈的外部衝擊,

中國半導體行業不僅大幅落後美日,

也逐漸被韓國和台灣超過,

大量國營電子企業的經營舉步維艱。

就在他美國事業最輝煌的時候,

關心大陸的父親忍不住問了他一句:

「你什麼時候回大陸建廠?」

身上流淌的炎黃子孫血脈,

隔不斷、更割不斷。

光是「大陸」兩個字,

就足夠觸動了他的心弦,

他決定儘快去大陸看看。

1995年,47歲的他,

終於第一次回到了憧憬的故鄉:

中國大陸!

而這個世界半導體建廠高手,

回來做的第一件事可能誰都沒想到。

他和信息產業部官員唐新萍相識,

閒談中,了解到貴州的貧困情況,

他馬上做的就是為貴州鄭安縣碧峰鄉,

捐贈了平生的第一個希望小學。

之後,他對大陸的幫助一發不可收拾,

在雲南、四川、貴州等地,

又相繼蓋了近29所希望小學。

他說:他相信,

窮人家的孩子只要有好老師、好教材,

貧脊的土地也能開出鮮艷的花朵。

他在大陸的慈善事業鮮為人知,

更鮮為人知的是,在海外生活的他,

其實早就有回大陸建晶片工廠的打算!

早在1989年時,他就計劃,

從內地招聘工程師到台灣受訓,

以便未來回內地蓋廠,

然而台灣當局不允許,只能放棄。

之後他尋求新加坡政府的支持,

在內地前後招聘了約300人培養。

了解他的朋友都說:「對張汝京來講,

協助大陸發展半導體產業是第一位的,

他一直想做點事情,壯大中國實力。」

1997年,49歲的他從德儀退休,

這時,一個來自中國的求助信息傳來!

由於和國外的巨大差距,

中國電子工業部啟動了「908工程」,

想在超大規模集成電路方面有所突破,

項目由無錫華晶承擔。

項目從1990年開始,

行政審批就花了2年,

技術引進花了3年,建廠施工又花了2年,

更慘的是,

7年換來的是月產量僅有800片、

投產即落後的嚴重虧損境況。

嚴重虧損的華晶只能尋求外部幫助,

便第一時間想到了他,華晶一張口,

他二話不說就答應下來,直奔大陸。

他到無錫後,顧不上休息,

就直奔生產線,檢查完產品,

又一頭扎入實驗室研究,

而他僅僅用了半年時間,

就讓華晶達到盈虧平衡。

7年未果的項目因為他終於得以驗收,

他本想繼續留在大陸,

可當時緊張的兩岸關係,

讓他繼續大展拳腳的願望破滅了!

在台灣當局幾次勒令下,

他被硬拉了回去,

而這次大陸之行,

他更深切體會到中國的無芯之痛。

身懷一顆中國心的他,

更堅定了要為祖國造「芯」的信念!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他堅定說:「遲早中國是要和平統一的」

1998年,年過半百的他,

白手起家創辦了世大半導體公司,

誓要給中國半導體界注入新鮮血液,

他還明確提出回內地建廠的詳細計劃:

世大半導體第一廠和第二廠建在台灣,

第三廠到第十廠將計劃全部放在大陸。

而他不愧為世界級的「建廠大師」,

憑藉出色才能和業界口碑,短短兩年,

世大就迅速做到晶片量產和盈利。

可迅猛崛起的世大,

卻引起了台灣半導體行業龍頭老大,

台積電創始人張忠謀的警惕。

之後他跟張忠謀爆發了「兩張之爭」,

迎來了自己人生的三次大起大落!

2000年,世大董事會突然決定,

將世大50億美金賣給台積電,

並且是在沒有知會,

作為總經理的張汝京的情況下出售的。

他心急如焚,

眼見無法阻止台積電的吞併,

他只好轉而跟張忠謀提議,

到大陸建世大第3、4、5廠,

好幫助中國大陸半導體行業發展,

但這一提議當時並沒有被張忠謀接受。

辛辛苦苦創辦的世大,

居然就這樣沒了,

這是他遭遇的第一次大起大落。

但他沒有就此放棄自己的理想,

2000年,他揣著變賣全部家產,

籌得的300萬美金,來到上海創辦了,

中芯國際集成電路製造有限公司。

公司成立時,遺憾的是,

他的父親已經去世,

他挽著90多歲的老母親的胳膊,

一起見證了中芯國際的拔地而起。

他禁不住熱淚盈眶:

「媽,爸的願望我終於實現了。」

然而他的一腔愛國情,

得到的卻不是掌聲,是嘲笑,

大家都笑他太天真,半導體製造行業,

可是被戲稱為做到一半就會「倒」的行業,

而在大陸做半導體更是難上加難。

當時,

全中國共有600多家晶片生產工廠,

不僅技術依賴國外,而且產能極低,

全中國一年的晶片生產總量,

還不及日本一家大型工廠的月產量。

在國際虎狼環伺,技術封鎖下,

中國半導體業要想發展,

每前進一步都是要付出極大代價的。

「中國無芯」,

這種絕望籠罩在中華天空,

可想而知,擺在他面前的,

是一條怎樣艱難的登天之路。

媒體的報導,也把他寫成一個,

負氣出走台灣,

執拗而又異想天開的老頭,

總之,沒有任何人相信他能成功。

可他並沒有灰心喪氣,

這是自己的夢想,

絕對堅決不放棄!

身為公司老總,他事事親力親為,

為了中國晶片事業不要命地干,

他帶頭加班,親自拿抹布擦公司地板,

大年初三,他都還在工地上忙碌。

為了省下所有的錢做項目,

他自己的生活極盡樸素,

手上戴的是一塊廉價電子手錶,

開的是一輛二手桑塔納轎車,

出差搭飛機時,只坐經濟艙,

而且儘量當天來回,

就是為了要節省旅館費。

視察北京工廠的建設,也只住工地,

苦得連他手下都忍不住感嘆:

除非迫不得已,真的不要跟張總出差。

雖然抱怨,但員工們都對他死心塌地,

因為他倚重人才,

對待員工雖嚴格卻從不苛刻,

自身對中國半導體事業的使命感,

使他擁有著強大的氣場。

他的理想,他獨特的人格魅力,

吸引了全世界各地的人才,

甚至很多台積電的前員工,

也都投入他的麾下。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

他還將妻子和5歲的兒子,

也全都移居到了上海。

他是鐵了心的要留在大陸了,

他對中國晶片事業的投入,

可以說是視死如歸,傾盡心血!

看得遠,想得遠的他,

即刻在上海先建了中芯國際學校,

「中芯花園」小區,

讓來自世界各地的員工們,

可以安心、舒適地在上海居住。

而且在他的鼓勵下,

很多員工都和他一樣賣掉了,

在美國、新加坡的房子,

一心一意地追隨他,

要在上海紮根去奮鬥。

之後在他的帶領下,

用了不到半年的時間,

中芯國際就已經開始投片試產了,

如此快的建廠速度,全球絕無僅有,

之後,

他的中芯國際一步步沖向國際最前列。

2001年,中芯國際使大陸擁有了,

第一座0.25微米線寬以下製程技術的,

8英寸晶圓代工廠,

中芯國際還讓中國大陸的晶片工藝,

第一次推進到了納米級。

2005年全球半導體廠商排名公布,

中芯國際居然一躍進入全球三甲。

原本人們眼中肯定會倒閉的中芯,

竟然成為了一家市值60億美元的大公司,

而張汝京以一己之力,

就辦成了舉國之力才能辦成的事,

他被譽為「中國半導體教父」,

更成為了中國大陸半導體的奠基者!

即使收穫巨大成功,

他卻依然不肯鬆懈,沒日沒夜地工作,

他太清楚中國跟世界的差距了,

所以他焦急,爭分奪秒地追趕!

有台灣的朋友來大陸拜訪他,

看到他後大吃一驚:

「汝京連西裝都沒有穿,

穿著發舊的灰毛衣,套一件工作衫,

辦公桌是三夾板拼湊起來的便宜貨。

他說他有一個中國半導體的宏偉夢想,

他為這個夢想要徹底獻身。

好像犧牲性命都可以,

他不是為了賺錢才做這件事,

這才是最令我震驚的。」

可就在他的事業一路高歌猛進時,

他卻又遭遇了致命一擊!

自台灣民進黨上台後,

兩岸關係日趨緊張,

台灣對大陸的技術限制變得愈加瘋狂,

嚴禁台灣高科技公司進入內地,

而他和中芯國際,

自然成了台灣當局的「眼中釘」,

台灣政府罰了他15.5萬美金作為警告,

並要求他在6個月內撤資,

可他毫不示弱,

毅然宣布放棄台灣戶籍,

與台灣脫離關係。

台灣憤怒了,

甚至禁止他再入台灣,他感到不解:

「我是中國人,也是台灣同胞,

兩者是不衝突的,

為什麼不讓我回台灣呢?」

而此時,他還面臨著一個更大的威脅:

那就是他的老對手張忠謀。

張忠謀早就盯上他,

就在中芯國際,

即將在香港上市的關鍵時刻,

張忠謀的台積電,

就祭出了中芯專利侵權的「大旗」。

台積電以公司離職員工,

涉嫌將公司重要資料外泄為由,

向中芯國際提出訴訟,

要求賠償10億美金,

這無疑是要把全年收入,

僅3.6億美金的中芯逼上絕路啊!

為保護中芯國際,他提出上訴,

官司一打就是好幾年,

這期間無論台積電還是中芯,

由於內鬥都沒能得到更好的發展,

他覺得,再這樣下去無論贏的是哪一方,

都會造成中國晶片產業元氣大傷。

於是他妥協了,選擇與台積電的和解,

並賠償1.75億美金。

而在《和解協議》上,

台積電極為苛刻地提出,

設置「第三方託管帳戶」,要求中芯,

必須將所有技術存到這個帳戶里,

供台積電「自由檢查」,

這從根上遏制了中芯國際的發展,

更阻礙了中國大陸晶片產業的未來。

但台積電對中芯國際的打壓,

還遠遠沒結束。

一年半後,就在中芯備融資的前夜,

台積電再次出手,

指責中芯國際違反《和解協議》,

言之鑿鑿說:

中芯使用了台積電技術。

繼續在美國發起起訴。

他反駁道:中芯國際在成立之初,

除了自主研發,還與東芝、

富士通等許多國際半導體大廠,

建立起了廣泛的技術合作關係。

說中芯國際侵犯台積電的專利,

這實在是無稽之談。

可最終,台積電還是勝訴了,

中芯國際被迫,

在賠1.75億美金的基礎上,

再賠2億美金,外加10%的股份,

消息傳出後,台灣媒體得意地宣稱:

「我們從此控制大陸晶片業的半壁江山」

而為中芯付出全部心血的他,

在接到最終審判通知的那一刻,

不禁失聲痛哭,他流著淚水問蒼天:

「中國究竟還要走過多少路,

熬過多少苦難,

才能實現追趕和超越?」

為了中芯能繼續存活,

他獨自承擔了全部責任,

放棄名下全部股份,忍痛離開了中芯。

這是他遭遇的第二次大起大落!

而在他離開中芯的那一年,

中芯已經成長為中國大陸規模最大、

技術最先進、團隊最完整、

客戶群最多的晶片廠商。

而且這些還都是在西方國家,

對中國嚴苛的技術封鎖下取得的。

同一時期,

中國的集成電路產業規模,

從30億元衝到1246億元的高峰。

如果他當初能繼續帶領中芯走下去,

中國晶片業絕不會是現在這樣!

可如果不是他在那9年里,

為中芯,為中國做出的這些貢獻,

中國目前在晶片領域的發展,

還要落後更多,更多……

連續兩次失敗,他該放棄了吧?

再說以他的年齡,

也到了該退休的時候了,

可這不是他的人生歸屬

2014年,

他居然又第三次復出,第三次創業,

創辦上海新昇半導體。

當時,

國內發展矽晶片產業已刻不容緩,

而上海新昇半導體,

成了中國當時最大的希望。

倪光南和他,

同樣為中國晶片事業奔走20餘年,

卻同樣受盡磨難的兩個人,

彼此惺惺相惜。

讀倪光南的故事請點擊圖片

為了表彰他為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發展,

所做出的巨大貢獻,

在2017年「集微半導體峰會」上,

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

為他頒發了終身貢獻獎。

張汝京和倪光南

可就在他奮勇前行時,

投資方與他又出現了嚴重分歧,

投資方要求加快量產,實現盈利,

可他專心於提高自主研發的技術,

以期中國「芯」能走得更遠更高。

在這嚴重分歧下,

2017年底,新昇不再繼續聘任他。

而這,是他遭遇的第三次大起大落!

三次創業,卻三次都是同樣的結局,

這樣的打擊實在是......

之後,他徹底銷聲匿跡了,

消失在了大眾的視野中,

沒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沒有人知道他在幹什麼,

甚至沒有人知道他過得還好嗎……

直到2018年,

美國封殺中興的消息傳來,

舉國陷入無芯之痛的時刻,

70歲高齡的他終於再次現身了!

一則快訊,他已經入職青島大學,

將為栽培中國集成電路人才培訓做貢獻,

人們這才吃驚地發現,

他的信心與愛國心就從未停止過。

並且,他還再次創業了,

他集結了不少行業大佬,

與青島大學合辦「微納技術學院」,

並將出任微納技術學院終身名譽院長,

準備和青島攜手打造「青島芯」!

他說:

「我們將國際先進的共享共有式的,

CIDM模式首次引進中國,

以國際一流的晶片設計、製造能力,

吸引澳柯瑪等一系列,

先進位造業應用企業參與進來,

在青島打造從晶片研發、設計、

製造,到應用的全產業鏈。

現在很多汽車、

新能源汽車廣泛使用的晶片,

未來都將在青島製造,

不僅供國內的製造商使用,

也將出口到國外。

半生拼搏,半生奉獻,

時代曾讓他從一個中國人變成了美國人,

而這個時代又讓他帶著永不變的中國心,

回到了根的地方。

三次創業,三起三落,

一次次跌倒,卻又一次次爬起,

於一片荒蕪間,在驚濤駭浪中,

用中國心去創造中國芯,

其赤子之心,感天動地!

今天我們每個中國人都會祝願他,

祝願古稀之年的他再次創業成功,

為了中國芯,

去創造人生最輝煌的成就!


來源:德國優才計劃


請為這篇文章評分?


相關文章 

中國晶片教父重出江湖,只為晶片產業的發展

中國晶片產業的發展,離不開張汝京。張汝京在美國德州儀器工作20多年,親自參與建造了20多個晶片工廠,並且在世界最大半導體公司德州儀器擔任高級工程師,在美國半導體行業的核心部門擔任要職。 中國晶片...

台積電不消滅中芯的秘密?

作者:小生生「如果沒有遇到你,我現在還是一家小公司的CEO。」2017年10 月23日,台積電三十周年大會,市值1300億美元的英偉達總裁黃仁勛對台積電總裁張忠謀說。同時出席大會的還有,蘋果營運...

中國半導體產業的芯酸往事

文/戴老闆 來源:飯統戴老闆(ID:worldofboss)上個世紀三十年代,河北籍學生張錫綸從中國第一所礦業高等學府焦作工學院畢業,作為一名專業為冶煉學的稀缺人才,他被上海的一家煉鋼廠錄用。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