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進入中國核心的台灣裔美國人又回來了

文章推薦指數: 80 %
投票人數:10人

寧波的月季 2018-10-15 00:38

三次進入中國核心的台灣裔美國人又回來了張如靜站了起來,右臂一揮,提高了嗓門。嘴巴張開,臉上的笑容僵住了。

這是張汝京九年前留給我的最後一句話,最後的表達和最後的樂章。

許多人不知道他是誰。中興危機攪動中國核心。一時間,所有人都知道中國的晶片行業很弱。即便是中國最大的代工晶片製造商中芯國際(smic),在國內的晶片銷量也不及每年的進口量。

但是沒有他,我怕連雨都不會下。

他是中芯國際的創始人,被稱為中國半導體之父。2009年,在中芯國際成立9年後,他被逐出了中芯國際。

張汝京在晶片行業的興衰背後,中國晶片行業步履蹣跚。

今年,他70歲了。


選擇比努力更重要!請點擊下面【了解更多】

打造超人

張玉靜沒有做新能源,那是他的氣話。

在媒體報導之後,張勇選擇了半導體行業進行上游晶圓加工。矽片是製造晶片的原材料。這家工廠需要先拿到晶圓片,然後「層層疊加,就像積木一樣」。

中芯國際離開後,張汝京創辦了上海鑫盛半導體。

公司成立於2014年6月,總投資68億美元,一期投資23億美元。公司致力於研究開發300mm矽單晶生長、矽晶片加工、外延晶片製備、矽晶片分析檢測等國內矽晶片產業化進程。建設300毫米半導體矽晶圓生產基地,實現300毫米半導體矽晶圓國產化。

與矽晶片一樣,晶片高度集中,日本、美國、台灣和韓國占據了全球生產的絕大部分,日本占全球生產的50%以上。

張汝京在2016年初的一次採訪中提到,該項目在國內研發門檻較高,但在量產過程中存在設備和技術障礙。然而,NST報告稱,他們很快就實現了每月10,000件的流程開發配置,預計到2017年底將達到每月120,000件的產能。

但就在產能達到12萬輛之前,張躍離開了。

到12月,他的舉動終於明確了,他要去廣州建一個晶片廠。那個晶片夢,他還沒完成。

在廣州,他已經選定了一個好位置,總投資70億元,每月生產3萬片,晶片尺寸為12英寸。投產後年銷售收入30億元,達到設計產能後銷售收入100億元,帶動上下游企業形成產值1000億元。該項目預計將於2019年上半年竣工投產。

張玉靜是一名工廠建設者。

中芯國際。首先,他很善於利用他的人脈。中芯國際成立時,他依靠個人關係,並獲得了美國五所教堂的支持,以確保自己生產的晶片是用於工業,而不是用於軍事。張女士本人是一名基督徒。

他很節約。晶片工業處於低潮。正是在這種環境下,張汝京和他的朋友們購買了大量廉價的二手設備,鋪設了三條8英寸的生產線,並在行業復甦之前做好了準備。在不到4年的時間裡,常小兵給中芯國際提供了4座8英寸和1座12英寸的工廠。這在大陸晶片工廠是前所未有的。

對張忠謀來說,在中國大陸建立一家半導體工廠比他在台灣創辦的首家半導體公司世達(shida)更困難。

他擅長理財。中芯國際在建廠時,首次從美國最主流的投資機構籌集了逾10億美元。到2003年,中芯國際已經進行了第二次定向增發,募集資金超過60億美元。在現金支持下,張汝京在北京投資建立了一個12英寸的晶圓廠,並利用他的人脈和經驗以低價收購了摩托羅拉在天津的工廠。

首先,技術壁壘。由於美國對中國技術的限制,核心技術在很大程度上掌握在他們手中,而中國大陸的半導體公司在生產一種產品時往往面臨複雜而漫長的許可程序。「台灣沒有這樣的問題。只要使用技術就行了。

其次,張忠謀和董事會在賺錢第一還是擴張第一的問題上多次發生衝突。

張汝京曾在美國德州儀器20年,獲得「蓋師傅」的稱號,提倡「規模效益」。他認為,半導體生產注重規模效應,5條生產線和3條生產線根本不是一個概念。中芯國際在上海、北京、天津、成都和深圳的生產工廠僅用了幾年時間就擴大了規模。與此同時,當張忠謀2003年提議修建一條12英寸生產線時,海外投資者強烈反對這一決定。

第三個大問題是台積電的訴訟,導致中芯國際「筋疲力盡」、「元氣大傷」。

這些困難,再加上晶片行業本身是資本密集型的事實,使得中芯國際多年來在計入折舊後難以盈利,導致中芯國際持續虧損。

選擇比努力更重要!請點擊下面【了解更多】

在那次採訪中,張說:「我們面臨的困難是前所未有的,前所未有的!」「過去八年里哪一天沒問題?」困難可以寫一本好書。

在中芯國際的門口,我曾見過一位高管,他的話里充滿了抱怨。這也是投資者的聲音。

如今,在張志軍離開中芯國際9年後,中芯國際仍不在世界第一線。

中芯國際於2004年在紐約證券交易所和香港交易所上市。2008年,中芯國際引入大唐電信作為戰略投資者,第一大股東成為國家資本。2014年9月,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以下簡稱「大基金」)正式成立,支持中芯國際成為國內晶片的先行者。截至2017年6月底,大型基金已成為中芯國際第二大股東,持股比例為15.91%。

自2002年中國將發展集成電路作為一項關鍵的發展支持目標以來,已經過去了16年。從他在中芯國際的戰略來看,他的「規模後賺錢」的想法值得思考。

據IC Insights統計,2016年全球十大晶片代工廠商分別是台積電、格羅弗和聯華電,它們占據了全球70%的市場份額。中芯國際雖然排名第四,但市場占有率僅為6%。例如,2016年中芯國際的收入為29億美元,其中內地和香港的銷售收入占50%,即14.5億美元。中國每年進口2000億美元。

對外界而言,中芯國際是中國晶片的代表。中芯國際還自稱是中國大陸最全面、最完整、最大的集成電路製造商。

也許,被逼無奈的張汝京,不能簡單地定義為「失敗者」。他在半導體行業的興衰伴隨著驚人的工業步伐。幸運的是,現在他將和樂欣一起回來。

不滿

在外界看來,他與台灣半導體教父張忠宗(chang chung-chung)之間的不和被視為一種干擾。

台灣台積電(TSMC)董事長張忠浩(Chang chung-ho)。是台灣最具權威的企業家之一。在他的領導下,台積電如今占據了全球合同晶片製造市場的60%,這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半導體巨頭的世界。

在中芯國際成立之前,常與常的關係一直是從屬關係。他們第一次見面是在德州儀器公司。

1977年,張加入半導體巨頭德州儀器公司,擔任工程師,為空軍開發語音合成器。在那之後不久,張進入了德州儀器的核心部門,由集成電路發明者之一傑克·基爾比領導的DRAM團隊為德州儀器工作了20年。當時,張忠淼也在德州儀器工作。當時,他是德州儀器的高級副總裁,負責德州儀器的消費產品部,並分配了4000人。

後來,張先生於1987年創辦了台積電。

他們第一次面對面的接觸是在chang離開德州儀器之後。

1997年,在德州儀器(Texas instruments)工作了20年的張汝京(音譯)離開了公司,開始領導該公司。

前兩個是台積電和聯電。三年後,台積電收購了世界大學。

據當時的《福布斯》報導,當時的worldcom總經理張汝京(音譯)並不知道該公司的大股東何時出售了該公司。對於張磊來說,這可能是一個「打擊」。但對張志軍而言,合併後的世界大學(world university)拉開了與聯合電力(united power)的差距,此後,聯合電力沒有機會與台積電(TSMC)接洽。張玉靜憤怒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2000年,在晶片行業低迷最嚴重的時候,張躍決定在中國內地投資興建一家新的晶片工廠。今年,張汝京率領一支4500人的技術團隊來到大陸。在媒體報導中,他發誓要把中國的半導體行業「打起來!」起來!做到!

這個問題,矛盾,也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

首先,半導體產業是資本密集型和人才密集型產業,門檻高、集中度高。張忠謀帶來的數百支台灣科技團隊中,有一些是跟隨他多年的人,他們本應是大型台積電(TSMC)公司的一員。

張汝京還盡其所能挖走人才,在公司位於上海的院落里修建了國際學校和員工別墅。我參觀了中芯國際的自營學校,企業區域的居住質量遠高於周邊行政區域。這是一個超級西方化、文明的企業社會。它成功了,保留了一大批台灣技術人員。張志軍還試圖挖走台積電的一個研究團隊。這是對台積電的重大冒犯。

第二,2000年以後,台積電開始在中國大陸、也在上海設立生產工廠。張雨晶創立的公司成為台積電在中國大陸最大的競爭對手。中芯國際在中國大陸設廠,直接搶走了台積電的客戶。

因此,中芯國際一成立,與台積電的衝突就開始了。

中芯國際成立9個月後,台積電在台灣起訴中芯國際,稱其通過電子郵件向前雇員泄露了有關該公司的信息。

2003年12月,台積電在美國當地法院起訴中芯國際。原因是中芯國際通過各種不正當手段獲取了台積電的商業秘密,侵犯了台積電的專利。中芯國際2004年在紐約證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上市是一個敏感時期。

甚至在2002年,台灣全國台灣審查委員會(national Taiwan review board)就發布了一份通知,稱張成澤在大陸的投資未經過審查,並要求對他處以500萬新台幣的罰款。

在半導體行業,日本、美國、台灣和韓國占據了全球80%的市場,半導體是台灣的支柱產業。

2005年4月初,台灣當局再次指控chang在北京和天津的工廠非法投資,並對他處以1500萬新台幣的罰款,並命令他在6個月內從中芯國際撤資,否則將面臨連續罰款直至撤資。

張如靜迷惑不解。2005年4月1日,張汝京發表聲明:「我是美國公民。我已經在美國學習和工作多年,一直手裡拿著美國護照....他宣布放棄台灣戶口,並宣布與中華民國斷絕關係。

在與張女士的採訪中,他激動地提到了台灣。你為什麼不讓我回台灣?」

2009年11月10日,張汝京宣布辭去中芯國際總裁兼執行長職務。前一天,他還在和下屬定期開會,一切都安排妥當。沒有什麼不尋常的發生。

同日,中芯國際宣布已與台積電達成和解。中芯國際將向台積電支付總計2億美元,並授予該公司約17.9億股中芯國際股票,相當於該公司已發行股票的8%左右。

中芯國際被驅逐後,一位來自台灣的朋友對張女士說:「你知道《自由時報》對你有什麼評論嗎?」表示你的離職是台積電與中芯國際達成和解的條件之一。

張並不在意:「我當然知道《自由時報》是民進黨的報紙,會這樣寫我。他們想讓我離開。

他甚至想知道哪些媒體對他來說是「骯髒的」。

台灣民進黨對此很高興。他們一定會這樣寫:張汝京去中國建廠。他們會說。」

張汝京突然加快速度:「我不走!我不會離開!我就在這裡!離開就是愛上他們!」

「不是嗎?有人猜測,張曼玉的離職是和解的談判籌碼。我問他。

「這一切都是為中芯國際準備的,中芯國際的活力不會再受到損害。」」他說。

我還問他如何定位與張忠聰的關係。他笑了。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老師。既然這兩起官司已經了結了,不是很好嗎?把敵意變成友誼。

但無論是對他本人還是中芯國際而言,成本都是巨大的。

對台灣不滿的美國人

因為回到大陸創業在台灣是被禁止的,張是第一個。

張茵認為自己是第二代台灣人。他仔細看了電視劇《時間的故事》,講述了這個台灣家庭的生活。相反,他們這一代台灣人「非常努力、勤奮、愛國,在上大學之前沒有和男男女女交朋友,閱讀能力也很好。」

選擇比努力更重要!請點擊下面【了解更多】

當我向他提到《蘇科村》的話劇版要來大陸時,張如靜停了下來,聚精會神地聽著。然後,他想了一會兒,對他的助手說:「回去,在最後一個省找那篇文章。

「什麼心態?

「我年輕的時候,唯一的出路就是好好學習,將來有更好的發展,回到大陸。」我不知道怎麼回去,但回去吧。

根據公開記錄,張於1948年出生於江蘇南京,次年移居台灣。1970年,他在台灣大學獲得機械工程學士學位,在紐約州立大學獲得工程科學碩士學位,在南衛理公會大學獲得電子工程博士學位。

1949年,張茵和父母從大陸來到台灣。他的父親張錫倫畢業於河南焦作工程學院,是台灣一家冶煉廠的廠長。他母親是一位終身教師。張欣說,我是聽媽媽講故事長大的。這本歷史書給我的印象最深。

當張來到中國建造中芯國際的時候,他90歲的母親在美國賣掉了一些房產,並和他一起搬到了上海。

許多台灣媒體報導說,他不願意給政府任何錢。常萬全說,他只是想展示自己是來中國的。

後來,張少說了幾句。但坐在對面,我仍然能聽到他在自言自語。沒錯


請為這篇文章評分?


相關文章 

三次進入中國核心的台灣裔美國人又回來了

三次進入中國核心的台灣裔美國人又回來了張如靜站了起來,右臂一揮,提高了嗓門。嘴巴張開,臉上的笑容僵住了。這是張汝京九年前留給我的最後一句話,最後的表達和最後的樂章。許多人不知道他是誰。中興危機攪...

16年時間,聯電終控和艦但台積電依然獨大

台灣兩大代工廠台積電和聯電多年相爭,不過隨著台積電逐漸坐大聯電已難以追趕,早在2001年開始進軍中國大陸市場借道設立和艦希望藉助大陸這個極具潛力的市場改變格局,隨後逐漸收購和艦的股權,近日其向當...

張忠謀的朋友圈

嚴正聲明:「商業人物」所有原創文章,轉載均須獲得「商業人物」授權。一切形式的非法轉載,包括但不限於盜轉、未獲「商業人物」授權通過第三方轉載行為,均屬侵權行為,「商業人物」將公布「黑名單」並追究法...

張忠謀落幕

【觀察者網 綜合報導】6月5日,隨著台積電股東大會上的一聲宣告,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正式榮休。自此,台灣半導體產業的「強人時代」也終於落下帷幕。18歲赴美讀書,進入哈佛大學,19歲在家人的規勸下放...

台積電不消滅中芯的秘密?

作者:小生生「如果沒有遇到你,我現在還是一家小公司的CEO。」2017年10 月23日,台積電三十周年大會,市值1300億美元的英偉達總裁黃仁勛對台積電總裁張忠謀說。同時出席大會的還有,蘋果營運...

為蘋果等企業代工的台積電是怎樣的存在

台灣積體電路製造公司,簡稱台積電、TSMC,是台灣一家半導體製造公司,成立於1987年,是全球第一家、以及最大的專業集成電路製造服務(晶圓代工)企業,總部與主要工廠位於新竹科學園區。2013年...

你好,張忠謀!台積電即將登陸A股?

不久前,台積電創始人張忠謀舉辦了其退休前的最後一屆法說會。在會後,他強調,過去20年來,自己很享受跟法人互動的美好時光,最後離開是,他很感性地說道「我會想念你們」,並向法人揮手道別及鞠躬致謝,全...

教父,再見

如果你看過《教父》系列電影,你肯定不會忘了馬龍·白蘭度所扮演的「老科萊昂」。片中的這位美國黑手黨頭子同時具備紳士風度和懾人的威嚴,也因此改寫了「教父」一詞在非基督教國家的首要釋義:某個領域內具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