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將可求,千軍難得,正成越來越多中國老闆心中的痛

文章推薦指數: 80 %
投票人數:10人

華商韜略·華商名人堂 ID:hstl8888

作者丨趙建勛

對於14億人口的中國而言,以製造業為核心的實體經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沒有基礎產業人才的支撐,其發展前景如何也是不言而喻。

從10多年前台積電與中芯國際的爭鬥到今天,人才始終是制約大陸半導體產業發展的關鍵。

更讓人遠憂的是,在網際網路、炒房、各種商業模式創新層出不窮的快速創富模式的功效之下,願意投入到基礎研究和製造工作的年輕人已是越來越少,半導體產業人才的短缺,甚至已在半導體之外加速向其他基礎領域蔓延。

兩個「教父」撐起中國半導體產業

占據晶片代工全球60%份額的台積電,是半導體行業不折不扣的巨無霸。其創始人張忠謀,是台灣最具影響力的企業家,也是對島內經濟影響最大的企業家。甚至有媒體將其稱為台灣經濟的「救世主」。

上世紀90年代至今,IT產業都是台灣經濟的支柱,半導體代工則是台灣IT的支柱。相當長時間內,台灣知名IT企業的發展都得益於這一基礎性優勢。

台灣半導體代工的興起,得益於一個產業模式的大創新。

在此之前,全球知名半導體企業均是從設計到製造大包大攬。晶片設計的投入動輒十億美金起步,晶片製造則只多不少。這讓半導體成了技術與資金雙密集型的昂貴產業,整個市場也都被幾家巨頭牢牢掌控,後來者很少有機會切入。

台灣對半導體產業的大創新則是將設計與製造一分為二,由此催生出兩個新的產業:晶片設計、晶片製造。簡單說,就是讓有設計能力的公司專注於設計,讓有製造能力的公司專注於製造,並且因為專注而將設計與製造做到更好。

這種細分大大降低了進入半導體產業找飯吃的成本,原先由少數寡頭把持的市場也因此變局,靠此創新創立了台積電的張忠謀則是變局的肇始者。

張忠謀的這個細分,讓沒有實力兼顧製造的晶片設計公司,可以將台積電作為自己的製造工廠,進而去與傳統半導體巨頭競爭,並將晶片的應用拓展到傳統半導體巨頭無暇顧及的地方。當這些設計公司不斷在競爭中獲勝,在新領域成功,它也就給台積電帶來了源源不斷的訂單,而且加速了半導體產業的整體繁榮。

這是台積電給全球半導體產業發展帶來的最大變數,做出的最大貢獻。在其引領下,在傳統模式里根本無法與英特爾競爭的AMD,至今保持相當的活躍度,而高通、蘋果等也都受益於台積電的代工模式,才得以聚焦於設計和品牌。

著名管理學教授麥可·波特因此稱張忠謀不是創辦了一家企業,而是創造並成就了兩大產業:專業的半導體製造代工產業、專業的半導體設計產業。

創立台積電前,張忠謀曾任職德州儀器,並為該公司立下赫赫戰功。1972年,張忠謀成為德州儀器的第三號人物,擔任主管全球半導體業務的資深副總裁。當時,美國大型公司中的華人高管,堪稱鳳毛麟角。

張忠謀是最早一批預見到「半導體產業的發展方向是設計和製造分開、品牌又同設計和製造分開」的人。但就這一商業模式諮詢英特爾的安迪·格魯夫和AMD的傑里·桑德斯時,他卻遭到這兩位行業巨頭的嘲笑。安迪·格魯夫尤其堅決,稱英特爾決不會讓別人為自己生產集成電路。

1987年,已經年屆56歲的張忠謀在台灣成立了世界第一家專業代工廠,並且最終證明了自己的眼光。台積電創立的10年間,年營收增長至13億美元,增長率超過英特爾和康柏,英特爾和AMD都成了其客戶。

成立30年來,掌握晶圓代工核心技術的台積電,已經成為最會賺錢的華人科技企業。2017財年,台積電實現營收330億美元(約合2087億人民幣),凈利潤接近800億人民幣,其市值高達2200億美元,力壓英特爾,成為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公司。

至今仍是大陸最大晶圓代工廠商的中芯國際,則由張汝京帶隊在2000年成立。

與張忠謀一樣,張汝京也是美國德州儀器出身。1977年,他進入德儀擔任工程師。那時候張忠謀已是德儀資深副總裁,手下有4000人之多,張汝京作為張忠謀「下級的下級的下級」,兩人在公司的地位有天壤之別。

在業界,張汝京素有「辦廠能手」的美譽。早在德州電器工作時,他便從事了12年的工廠運營工作,成功領導過德州儀器在美國、日本、新加坡、義大利和台灣10座半導體工廠的建設、技術轉移、發展和業務運營。

這一天賦或許與家族淵源有關,張汝京的父親張錫綸,曾是國民政府時期中國煉鋼領域頗有名氣的人物,擔任過高雄兵工廠第7所所長。從小就在工廠里玩耍、嬉戲的張汝京,對工廠有種莫名的狂熱。

49歲那年,張汝京從德州儀器早早退休,於1997年10月在台灣創辦了世大積體電路公司(世大),成為當時台灣島內的第三大晶圓代工廠商(前兩大是台積電和台聯電),並在三年內就實現了贏利。可在2000年1月,公司大股東卻背著張汝京,把世大作價50億美元賣給了競爭對手台積電。

張忠謀憑此一舉拉開了與聯電的差距,而張汝京則滿含憤怒離開,決意到祖國大陸闖蕩一番。

2000年,時值全球晶片產業陷入低潮期,張汝京決定在大陸重新創辦一家晶片工廠。

張汝京不愧為「辦廠超人」,2000年4月,離職3個月後,他就以火箭般的速度成立了中芯國際,在上海浦東張江園區內的一片農田中建設了中國第一座八寸晶片廠。和他一起來到的,除了不少世大舊部,還有當時世界最先進的集成電路製造設備和主流工藝技術。

其後,出於龐大的市場空間和各種政策扶持,張汝京先後在北京、武漢、深圳等地,與地方政府合作建立起新工廠,完成了在大陸的「菱形布局」。

成立不到10年時間,中芯國際高速發展,成長為當時中國規模最大、全球第三的晶片代工廠,在上海、北京、天津等地擁有4座8寸廠、3座12寸廠,並受託運營成都和武漢的12寸廠,2008年開工建設深圳8寸廠。2004年,中芯國際還在香港和紐約證券交易所兩地上市,張汝京也獲得新名號:

「中國半導體之父」。

但到今天,伴隨中國經濟一路崛起而發展中芯國際,與台積電的差距卻不是更小,而是更大了,甚至已徹底淪落為從台積電牙縫中覓食的人。

一將好求,難得千軍

在大陸市場開闢新天地,張汝京深知人才的重要。當時大陸半導體技術基礎薄弱,人才匱乏,他就高薪從台積電和老東家世大挖人,充實中芯的研發隊伍。

當時中芯國際1000人的團隊里,有三、四百人是來自台灣的技術人員,不少還是台積電的舊部,張汝京甚至曾嘗試把台積電的一支科研團隊整體挖過來。

這無疑犯了台積電的大忌。在半導體行業,有點規模的公司都免不了智慧財產權糾紛,抓住這一點,張忠謀決定給中芯一次刻骨銘心的教訓。

2002年1月,台積電以該公司離職員工涉嫌通過電子郵件將公司重要資料外泄(包括12寸晶圓廠配置和設計圖、晶圓的工藝和配方)為由,向法院提出訴訟。2003年,台積電在美國控告中芯國際竊取商業機密,並指中芯國際在加州銷售的晶片涉嫌侵害台積電專利。

雖然雙方於2005年2月達成和解,中芯國際同意支付1.75億美元的和解金額,交出台積電的商業機密文件,並停止使用涉案的技術與製程。但2006年8月,台積電再次提出起訴,指控中芯國際違反了2005年的協議,在2005年以後繼續利用台積電的商業機密製造0.13微米或以下製程產品。

消息稱,中芯當時擁有台積電多達一萬五千份文件、長達五十萬頁的資料。

2009年11月3日,台積電與中芯國際長達7年的訴訟之爭有了結果:美國加州聯邦地方法院裁定中芯國際違反協定,不當使用商業機密,台積電勝訴,中芯國際面臨10億美元的巨額賠償。

11月10日,張汝京以「個人原因」無奈辭任中芯國際CEO,再一次被迫離開了自己親手創辦的企業。而從他出走至今,許多中芯人陸續離職,光是副總以上的職位,前後就有20多位離開。中芯國際也因此越走越差。

離開中芯後,張汝京曾表示要去做新能源,但最終留在了半導體行業,他成立了上海新升半導體,做上游的矽片加工。但就在新升公司的產能即將突破12萬片/月之際,張汝京又離職了——他要圓自己的晶片夢。

2017年底,張汝京攜團隊在青島成立了「芯恩積體電路製造有限公司」(Sien IC Manufacturing corporation,SIMC),打造中國首座共有共享式的CIDM公司。

所謂的共享模式是,IC設計公司、終端應用企業及晶圓製造廠共同參與項目投資,一次將將多方資源整合,使IC設計公司擁有晶圓製造廠的專屬產能及技術支持,同時也讓晶圓製造廠也能得到訂單保障。

張汝京稱,在許多方面,CIDM可能比一個先進的代工廠要容易運作。一方面,是上下游結盟,產品互補,分擔投資資金壓力;另一方面,前期顧客固定了,產能利用率有保障,晶片需求也有了保障,是一個互惠互利的模式。

目前,芯恩在青島、廣州兩地設立八寸、十二寸晶圓,項目總投資150億元人民幣,一期投資78億元,計劃2019年投產,2022年滿負荷運行。建成後可實現8 寸晶圓和12寸晶圓的量產。

然而,10多年後,人才缺失依然是張汝京的痛。雖然,芯恩成立後,先後有10位前中芯副總級高層加入其中,算是解決了管理團隊的問題,但光有強將並不能戰,大陸基礎人才的嚴重匱乏依然讓芯恩舉步維艱。

張汝京認為,對於集成電路項目,目前國內的資金、市場、政府的決心和支持都不是問題,最缺的就是人才和管理團隊。其情景,幾乎與當年創辦中芯國際時如出一轍。

為了破局,張汝京提出一個自我培養人才的大計劃。具體包括:

一是延攬許多在日本、韓國、歐洲的年輕人加入,再針對所需的技能做長期栽培。

二是與青島大學聯合創辦微納技術學院,栽培大學本科學生,進行有規劃、有策略的產學合作方案,培養更多的半導體產業人才,並希望帶動行業內優秀企業加入,開展產學研合作,一同解決產業「缺芯」下的人才荒問題。

5月3日張汝京正式被聘為微納技術學院終身名譽院長

但這任重而道遠,於眼前,更是遠水解不了近渴。

該是補齊短版的時候了

人才短缺,不只是張汝京始終的痛,也始終是中國半導體產業的整體之痛。

2016年年底,台積電前共同CEO蔣尚義來到中芯國際擔任獨立非執行董事,主抓公司治理。曾是台積電、三星研發骨幹的梁孟松,又在2017年10月出任中芯國際聯合執行長,立志重振中芯國際。

梁孟松是半導體行業的傳奇人物,先後影響了台積電和三星兩家企業的發展,甚至一度影響了兩家半導體巨頭的消長。

他曾擔任台積電研發部門領導人,在最先進的工藝上參與了181件專利的研發。2011年被三星以高薪挖走後,他又在三星14nm製程的研發上起到了關鍵性作用,他加入中芯國際,也被業界稱為「對中國半導體行業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但與張汝京一樣,梁孟松也要面臨無人可用這個大難題。

當年,梁孟松從台積電出走時,帶了一個團隊到三星,到中芯國際後,梁孟松積極網羅這六名大將,希望藉助這批經驗豐富的老班底,將中芯的整體技術水平帶到新高度。但據了解,只有一人有意前來。

甚至,包括大陸的外資企業也都要想辦法走出搶人。正全面擴大3D NAND Flash產能的英特爾大連廠,就曾在3月以台積電規格起跳的薪酬水平赴台招募人才。

但人並不好搶。消息顯示,台積電也將在2018年大舉徵才3000名,至年底讓員工人數突破5萬人。台灣就那麼大,具體到半導體產業而言,人才規模也是相當有限,要在這樣的格局下虎口奪人,難度可想而知。

有預測顯示,2020年,我國集成電路行業大概需要七八十萬從業人員,而目前大陸半導體從業人員總數還不足30萬人,缺口可謂巨大。

更大的麻煩是,至今也不大看得見補齊這個短板的跡象。

更讓人遠憂的是,在網際網路、炒房、以及各種商業模式創新層出不窮的快速創富模式大行其道的趨勢下,願意投入基礎研究和製造工作的年輕人越來越少,半導體產業人才的短缺,正加速向其他基礎領域蔓延。

千軍難得,正成越來越多行業與中國老闆心中的痛。

該是補齊這個短版的時候了。

好文再讀:

《如何把一款小零食迅速賣到1個億》

掃描二維碼購買


請為這篇文章評分?


相關文章 

教父,再見

如果你看過《教父》系列電影,你肯定不會忘了馬龍·白蘭度所扮演的「老科萊昂」。片中的這位美國黑手黨頭子同時具備紳士風度和懾人的威嚴,也因此改寫了「教父」一詞在非基督教國家的首要釋義:某個領域內具有...

創業30年,台灣「半導體教父」這一次真的退了

在今日台積電的股東會上,創始人、董事長張忠謀說,他度過了人生最興奮最愉快的30年,感謝大家給自己機會。話畢,全場響起長達近一分鐘的掌聲。這位老人也在會後正式離開台積電,開始自己的退休生活。對於張...

張忠謀落幕

【觀察者網 綜合報導】6月5日,隨著台積電股東大會上的一聲宣告,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正式榮休。自此,台灣半導體產業的「強人時代」也終於落下帷幕。18歲赴美讀書,進入哈佛大學,19歲在家人的規勸下放...

台積電不消滅中芯的秘密?

作者:小生生「如果沒有遇到你,我現在還是一家小公司的CEO。」2017年10 月23日,台積電三十周年大會,市值1300億美元的英偉達總裁黃仁勛對台積電總裁張忠謀說。同時出席大會的還有,蘋果營運...

晶圓代工之王 台積電的傳奇故事

一個好的創業者,要能開創一個行業,更要影響一個行業;作為全球最大的晶圓代工工廠,說起台積電的傳奇故事,必須要從張忠謀開始說起。張忠謀台灣積體電路製造股份有限公司(台積電)創始人,現任台積電董事長...

張忠謀的朋友圈

嚴正聲明:「商業人物」所有原創文章,轉載均須獲得「商業人物」授權。一切形式的非法轉載,包括但不限於盜轉、未獲「商業人物」授權通過第三方轉載行為,均屬侵權行為,「商業人物」將公布「黑名單」並追究法...